导航: 经典美文优美句子诗歌散文微小说美文随笔日记摘抄人生哲理励志名言故事名言格言签名说说座右铭语录话语大全
散文

散文简介:

 散文(文学体裁)

散文是一种抒发作者真情实感、写作方式灵活的记叙类文学体裁。“散文”一词大概出现在北宋太平兴国(976年12月-984年11月)时期。随着时间的发展,散文的概念由广义向狭义转变,并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
散文最新文章
  • 做个开心快乐的人散文2020-09-02

    时间总是匆匆忙忙的从我们身边溜走,虽然它改变了很多东西,同样它也是逝去了一大半,不会再回到我们身边。 但是我们的生活依然在不停的转动,我们还有很多的路没走,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去尝试着去做,还有很多个愿望没有实现。我曾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这样一

  • 时间,让人看到爱情的本质还是使爱情变质微小说2020-07-16

    下课后,小丫头走的很急,说是着急抱抱,到了楼下,她的他成全了她的抱抱... 他们真的好久好久,不知有多少人羡慕,多少人嫉妒。曾经羡慕因为我没有我的他,但现在我的他出现了不知为什么,我仍旧羡慕不已... 我知道这种事情对于不同人的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 神刀李二爷微小说2020-07-03

    村子里的李二爷,是雕刻的能手,人人称之:神刀。 此时,李二爷戴上老花镜,坐在院子里尺来厚的株木工作桌前,一手捧着竹雕,一手紧握雕刀,细眯着双眼,小心细意地摸摸捏捏,将长得不顺心眼的部位,左一刀,右一刀,重一刀,轻一刀,在打造着这件他最心爱的

  • 五一赞美劳动者的诗歌2020-04-20

    五一赞美劳动者的诗歌精选 下面是小编为各位收集的五一赞美劳动者的诗歌精选,请大家查阅! 范文一 春风春雨把原野拂绿 惊起一层漫漫绿色。 高高铁塔、层层配电网络上, 悬挂着一幅幅检修线路工人忙碌的景色。 风 , 用温情的手在电线上弹奏着 欢快的乐章,在

  • 老秀才微小说2020-04-17

    我们村里有个老头,人称秀才,长得又高又瘦,写得一手好字。 老秀才挺有文化,队里那些文盲家庭,有时想给亲戚写封信,总爱请他代笔,即使有点文化的人家,需要写申请或者诉状,也常请他捉刀。老秀才喜欢帮忙可从不收费,因此他人缘很好。记得我小时候有次做

  • 菜油飘香微小说2020-04-17

    又到菜籽儿加工菜油的时候了。 今年要不要向王婶婶把那一大碗油要家来呢?这些天,阿英反复考虑着这个问题。 王婶婶是村上出了名的不讲信用的女人,她借人家的东西,总是千年不还,万年不赖。提起阿英借给她的那一大碗油,真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呢。那还是

  • 哇噻历险记微小说2020-04-17

    钞票有点像灵魂,灵魂可以转世,钞票也在不同的肉身手里流通。流通是钞票的职能所在,是它们一生为之奋斗的工作。生为钞票,理论上是一件幸福的事。不仅可以万众瞩目,还可以像旅行家一样走南闯北,阅尽人间风光,但钞票的局限在于没有自主选择权,所以它的

  • 暴风雨之夜微小说2020-04-17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夜晚,暴风雨摇撼着大山,雷鸣夹着闪电,闪电带着雷鸣,似乎整个世界顷刻之间就要倒塌了。 李明虎驾驶着八吨卡车行驶在盘山道上。这是一条多年失修,外地人绝对不敢走的古道。李明虎为了省时省油,便冒险走了这条道。 再有半小时,他就可以

  • 恩人的微小说2020-04-17

    浩海十六岁那年去海南打工,到了年底他从海南回老家。下火车后,才发现身上的钱包不翼而飞。他身着单薄的外套,彻骨的冷让他难以忍受,他原本打算下火车后,去给自己买一件羽绒服的,没想到钱被偷了。他很伤心,一想到他那花了一年的时间积攒下来的钱被别人

  • 客串领导微小说2020-04-17

    那天,马上要做新娘的小婉面带愁容地说,本来约好的,女方单位出席婚礼的领导是霍总,但他临时要去外地出差,赶不回来,其他的副总不是有事,就是生病了。男友单位的领导说肯定要出面。相比之下,那“娘家”这边不是显得掉架子了吗? 一向能干的蔡大姐也有些

  • 救人一命微小说2020-04-17

    在南方某城一家旅馆门口,一个小伙子由于极度饥饿走到这儿走不动了。时间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但街道上人来人往,仍车流如梭。进出旅馆的人大多行色匆匆或疲惫不堪,没人注意这个饿得残喘的小伙子。小伙子是湖北荆州人。因高考失利与家人赌气只身来到南方。他

  • 傻子微小说2020-04-17

    随着机器的一阵阵轰鸣声,村口那困扰了人们大半辈子的土坡坡终于消失了,但随着消失的也有那立在土坡上的一座荒冢,那是一个叫傻子的人的。 傻子没有名字,据说他姓林,他一家为了逃荒来到这里。他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他父亲忍着悲痛含辛茹苦地把他拉扯

  • 家产微小说2020-04-17

    老夫和老妇走出建设银行大门,就显得一身的轻松。他们望望天,蓝蓝的,太阳还高高地挂在西南角。 老夫说,咱们还是去森林公园转转吧? 老妇应了声,随着老夫走。 老夫所说的森林公园并非远在荒郊野外,而就近在县城中央。老妇依偎着老夫挤过两条马路,就进了

  • 李大婶减肥微小说2020-04-17

    李大婶五十岁出头,自从搬到城里住楼房,不知不觉地腰粗了,脸胖了,“双下颏儿”出来了,脚步也笨了,几个月体重竟增加了二十多斤。因此减肥成了她的当务之急。然而喝减肥茶,吃减肥药,跑步遛弯,做减肥健美操……均无明显效果。过去徐娘半老的她还有几分

  • 可不可以突击检查微小说2020-04-17

    检查单位来了电话,说是要对W乡的工作进行检查,检查内容包括卫生、政务公开、办事作风等。 这可把W乡给忙坏了,因为这些工作平时他们就没做好。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检查不是马上进行,乡长先召开了紧急会议,会上,乡长作了动员,然后就进行分工,分工完

  • 小刚这小子微小说2020-04-17

    小刚在政府部门工作,人长得英俊,家里又有钱,可快三十岁了还是独来独往,住在同一院里的几位老大妈可都为他着急了。 这天,是小刚过生日,朋友们前来祝贺,其中有三个漂亮的姑娘,几位大妈心里可乐了,把话都说开了,“小刚这小子平时装模作样,这不,同时

  • 被逼住院微小说2020-04-17

    小华在单位干办公室副主任许多年了,一直谋划着把“副”字去掉,最近机会来了。国庆节的晚上,他拎着大包小包来到局长家。 右手刚触及到局长家的门铃,对面王主任家出来一伙人。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小华朝夕相处的同事。突然的相遇,小华有些尴尬。 “最近局长

  • 借宿微小说2020-04-17

    星期六晚上,小娟她哥哥从离家二十多里路的煤矿回来了,而且带了一个朋友。这样,住宿就成了大问题。小娟妈叫小娟到她的好朋友沙花家去借宿一夜。 可是沙花与她的爸、妈恰好同到亲戚家去了,接待小娟的是沙花的哥哥沙树。因为是常客,虽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

  • 深沉的夜的微小说精选2020-04-17

    我有一个官衔不大而权力不小的爸爸,具体兼职我说不上来,不过,他在S厂里当书记,这个我肯定没说错。 书记的女儿,大概什么条文上规定的:从母体里一生下来,命运就注定我不是成天跟泥土打交道的料子,我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比别人高一等。所以,我刚从学校里

  • 赴约的微小说2020-04-17

    刚上任不久的财务科长小万年方三十,却还是个“光杆司令”,孑然一身。厂里不少人羡慕于他的无牵无挂,惋惜于他的年华暗逝。 最近,厂里的妇女干部为了帮助这个“老大难”,在兄弟厂给他物色了一位女青年,约好星期六晚上六点半在工人俱乐部会面。谁知星期六

  • 纺城微小说2020-04-17

    当然,纺城并不是城池,只是某县某地方,不过,它在我心中的份量足以媲美一座城池。 ——题记 学校下了晚自习,熙熙攘攘的学生各自散去,留宿的学生有的在教室上着第四节自习有的去吃宵夜,有的去洗澡,嘈杂的声音汇集在夜空,回荡着。通学生也理所应当各回

  • 书记的香烟微小说2020-04-17

    许大牛从乡里回来,一路上遇到熟识一点的人,都要从自行车上跳下来,摸出口袋中的中华烟,掏出一支递到对方手中,嘴里不停地介绍说着:“来一支吧,乡里卢书记给的烟

  • 欠条微小说2020-04-17

    那些年他穷困潦倒,受尽冷眼。 那一年他怀揣2000块钱闯荡深圳。 这一年他身价千万衣锦还乡,县长亲自为他接风。 有一天他醉酒回家,家门口遇到一乞丐乞讨。 他平生最恨乞讨之人,于是分文不给赠送一脚。 乞丐求饶,逼其认错写了悔过书才放他离去。 酒醒后,

  • 17岁那年喜欢的人现在怎么样了爱情微小说2020-04-17

    17岁那年在网上偶遇同班的他,我们像认识了很多年的人,我们总是无话不谈,他给了我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我一下迷茫了,从未有过的感觉让我开始恐惧。那时他随时照顾着我,逗我开心,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留给我。后来他交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我以为终会轮到我的

  • 乡村的夜晚总是那样的迷人微小说2020-04-17

    乡村的夜晚,总是那样的迷人,浩渺的天穹繁星点点,一轮明月高悬天空,淡淡的星月光使山村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而此时的她,依旧像往日一样,不知不觉来到了小河边。她在一棵树下,来回不停的踱着步子,习惯性的向村外的小径眺望,期盼着三哥的出现,但她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